猝死预定

关于

【源D.VA】少年事(三)

网瘾组

 

     哈娜醒来时便是这样一番景象。

 

     源氏靠着她睡着,单人床上挤着两个人,还好他们之间有被子的阻隔,否则哈娜很不确定自己是否会直接把少年直接从窗户扔出去。

 

    于是她又戳了戳源氏的脸,少年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即睁开了眼睛。

 

     或许还不适应早上的光线,源氏又闭上了眼睛,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后,再次睁开了眼。

 

     从睡时毫无防备的样子瞬间转换成了惺忪迷茫的神态,哈娜觉得眼前的源氏竟然会有些可爱。在源氏努力回忆了昨天发生什么事后,眼神逐渐清明起来。

 

     源氏嘴角噙着笑,撑起脑袋,望向哈娜。用一种刻意的,十分轻浮的语气开口。

 

     “早上好啊绘子,你什么时候染的棕发?”

 

     哈娜顿时很疑惑。

 

     “我不是什么绘子哦,昨天的酒把你喝傻了?”

 

      “那你就是阿理了,我才刚刚收到你的表白,这么快就爬到我床上来了啊。别担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哈娜看源氏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了,她一言不发地下床穿好外套,用手整理好头发。然后,做了一件令源氏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事。

 

     她朝源氏的脸狠狠扇了一耳光。

 

     这小子一看就是情场老手,对身边的小女孩的确是有一套,那张嘴不知道哄骗过多少女孩子,在暧昧的夜里又会有多少不切实际的情话。他刚才的确是对自己笑着的,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没有半分感情。

 

     这下疑惑又恼怒的变成源氏了。

 

     良久的沉默过后,五个鲜红的指印渐渐浮现于皮肤之上,太阳光线越来越刺眼,哈娜逆着光站着,源氏迎着光,不禁眯着眼睛。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哈娜,“请你不要,这么不尊重女孩子。我并不是你众多追求者之一,我叫宋哈娜。昨天你喝醉倒在路边,是我把你扛到这里来的。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且我对未成年的小孩并没有兴趣。”

 

     源氏尴尬地抓了抓头发,“虽然你打我我觉得是你的不对,但还是要感谢你没有让我在街上冻死。听你的名字,应该不是本国人吧,是中国的吗?”

 

     “我是韩国人。按实际年龄算应该是你的姐姐。”

 

     “那姐姐,我该怎么报答你呢。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岛田源氏。”

 

     哈娜很意外他这个年纪的小子脾气会这么好,居然没有冲自己发火。源氏也很意外自己为什么就是对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发不了火,反而这么好脾气地讲话。

 

     “如果你想要报答我的话,我现在无家可归。愿意的话,可以替我找个住处吗?”

 

     “可以哦,去我家吧。”源氏又换上了那副轻浮的语调对哈娜说,“姐姐,想要什么就对我直说,也不用害羞的隐瞒什么。对我投怀送抱的女孩那么多,你就不能学学她们,坦率一些么?”

 

     “要我说几次你才懂,我可不是你的小迷妹。你对那些整天对你递情书,向你示好的小女生付诸过几分注意力?连别人名字和长相都记不清的人,我才不会看上眼。”

 

      哈娜有些生气,她没有想到现世温和有礼貌,对女性报以极大尊重的源氏,在十几年前还是岛田家二世祖的时候性格会这么顽劣。她无法将眼前这个人跟现世的他重合到一起,因为无论是性格,还是躯体,都差得太多。

 

     而且这么招人嫌的性格,就算长得好看,也不应该会招徕这么多女生对他投之以真心。

 

     源氏收敛起了笑容,露出了他对外人真实的态度。冷漠且疏离,带着无所谓的情绪。

 

     但是源氏低下头,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哈娜轻轻推了下他,他才回过神来。

 

     “啊,真无趣。但为了感谢你,还是请你去我家吧。”源氏对她露出了一个真诚的,不掺任何杂质的笑容。因为是迎着光,阳光将他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泽,连脸上细小的绒毛也清晰可见。

 

     哈娜觉得,在源氏钱包里看到的照片,那上面的灵雀,飞过来出现在她眼前了。

 

     少年特有的,区别于现世源氏的,所带有的特质,正在慢慢展开,展示于哈娜眼前。

 

 

 

 

 

 

 

 

 

 

 

大家好!

我终于他妈的回来更文了!!!!

拖延癌晚期【不】

终于开始进入正题。

评论(6)
热度(23)
  1. 呱卟旯卟呱-三孚川兀- 转载了此文字

© -三孚川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