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预定

关于

【源D.VA】少年事(二)

网瘾组

     哈娜重新站起来,直面镜中的自己,裂口还在。哈娜忍住恶心伸手碰了碰它,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触感也同之前的自己的身体一样,细腻光滑而富有弹性。
    
     它不像是真实长在自己身上的伤口,一切都像是臆想,浮于真实的表层,只能让人看到浅显的东西。

      这如若是在梦境中凭空捏造出来的,哈娜很快就会明白。疼痛不会出现在梦里,哈娜方才握紧拳头指甲深陷肉里时,那痛感无法伪造。

     哈娜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尽力不去想那些令人焦躁不安的事。

     打量了一番狭小的单人间,在心底痛斥了一番店主后,她决定把床上的源氏踹下去。

     她真的这么做了,在把源氏充满酒气的身体扒到只剩内裤,将衣物口袋里的东西倒出来放到床头后丢进洗衣机里。之后便是干净利落不带任何多余的思考把源氏一脚踹下了床。

     在地上的源氏并没有因为如此大的动作而转醒,而是翻了个身挑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真像照顾一个小弟弟,不过小孩子才不会喝的这么烂醉如泥。

     印象中的源氏总是清醒而又敏锐的,他不需要进食和睡眠,完全靠智械身躯来维持生命,无论何时他总能迅速调节为最佳战斗状态,哪像现在这样一个毫无防备的样子。

    也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

     只偶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半藏约上他一同到屋顶上吹风喝酒。此时源氏才会取下面甲,轻抿几口半藏从日本带过来的清酒。两人都不说话,酒壶见底了便从屋顶下来,各自回房。

     这个过程中的气氛诡异而好笑,又夹杂了莫名的悲伤。两人都不知道重逢后该怎么对话才最好,索性保持沉默。

     哈娜有幸见过一次,便不想再去回忆或者见到第二次了。

     而源氏跟自己在一起时便是不同的。

     他会买来汽水和零食,跟哈娜在游戏机前坐上一天。波子汽水的波子被摁下去时“嘭咚”那一声,就像无波的古井突然落下了一块小石头,泛起阵阵涟漪。

     哈娜吹出一个粉红色的泡泡,然后看它涨至极限后破掉。

     惬意的生活,还是跟好友在一起打游戏的时光最开心。

     哈娜想起源氏说他不喜欢看到女孩子喝酒,哈娜每次只能躲着大人们在吧台角落点一杯度数最低的果酒。

     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两点多了,她拉开了窗帘,借着月光视物。

     虽然知道翻别人东西不好,但她还是拿起了源氏的钱包。一打开就能看见他的学生证,少年正读高中二年级,学生证上的照片还是他没染头发之前的样子。

     至少,黑头发看起来不会有那么的中二。

     最里面的夹层则是一张他与半藏的合照,那是他可能才十岁出头,正努力够到兄长的肩,半藏因为重心不稳而略向源氏这边倾斜。源氏对着镜头笑得门牙都露出来了,半藏在一旁无奈地笑着,眼神却没有离开源氏,温柔而宠溺。

     后面的樱花开的正好,有些脆弱的枝桠承受不了沉甸甸的花团,那些花儿便从枝头落下来,落在了兄弟两人的肩上。雀儿正准备从树枝上起飞。

     人类源氏给哈娜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如喷薄而出的红日,或是翱翔天际的雀儿。

     他们以前感情可真好啊。哪像现世那番苦大仇深的模样,见了面一句话都不说然后就走开,是在用意念交流吗?

     哈娜从学生证上推算,自己应该是被送回十多年前了。

     嘿嘿,十七岁的未成年少年。哈娜虽然没有比源氏大多少,但大一天也是大。

    哈娜又将东西放好,向后一个仰躺,便正好躺在了床的正中央。她陷进了柔软的床内,倦意正侵蚀着她的大脑,引着她往混沌中远去。




     虽然忐忑不安,虽然迷茫彷徨。

     但有熟悉的你在我旁侧,世界毁灭都不怕。










不太喜欢写bg,可能全文下来连一个吻都没有。
生物钟混乱。
深夜意识最清醒。

    

评论(12)
热度(21)

© -三孚川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