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预定

关于

【源D.VA】少年事(一)

源D.VA
OOC可能有,是篇无意义的bg,可能会越写越黑暗。
—————————————————————————————
    哈娜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源氏再见面

    少年染着一头不羁的绿毛,本是全都向上竖起的,此刻摘了护额后,全都服帖地贴在头上,显出一副无害的模样,沉睡的样子别样乖巧。

    哈娜将他丢在了旅馆的小床上。少年因为醉意而面色潮红,带着未脱的稚气。

    哈娜伸出手,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少年皱起了眉头,不过没醒。

    活生生的触感,是温热的血肉之躯。不同于现世那具冰冷的机械躯体,这是真实存在的,以人类身份活在这世上的少年源氏

     虽然不知道他和半藏的往事,源氏从未跟旁人提起过这变故,沉默寡言的半藏更不用说。这些都是被他们禁锢在灵魂深处的苦痛,枷锁之下不外乎只有疼痛。它向外吐露着黑色的汁液,无数红眼睛的黑鸦从中飞出。哈娜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可不愿揭人伤疤,所以她适时的选择了闭嘴。

     哈娜是在酒屋旁边的巷子捡到源氏的。其实她刚开始也没有认出源氏,毕竟源氏眼角还带着打架留下的新伤,一个看起来像街边不良少年的醉汉任谁都不想接近,但少年那具有标志性的眉毛让哈娜凭靠这点还是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街上所有旅馆的店主和伙计不知为何似乎都认识源氏。见到扶着源氏的哈娜露出了习以为常的表情。

     岛田家的二世祖臭名昭著,成天只会泡在女人堆里寻欢作乐,学业和功课早就被他抛至脑后,他的身上总有一个花园的香气。虽是岛田家的人,却没有像他兄长那么优秀,所以人们提到他时,除了敬畏,还有背后的嘲笑和鄙夷。

     所以当哈娜摸遍了身上找钱时,店主看出了她的窘迫,麻利的递上房卡,说了一句房钱明天给就没有再搭理过哈娜,除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

     “拜托,大叔,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哈娜没好气的朝店主翻了个白眼。从柜台上拿下房卡,转身将源氏扶上楼。

     少年的体重可不容小觑,何况是每天锻炼练出一身精壮肌肉的源氏,哈娜费了好大劲才将他搬进房里。

     看着源氏安然睡去,哈娜转身走进卫生间,脱下外套,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年龄似乎不是十九岁的自己,那些熟悉和未曾来得及熟悉的伤痕都消失殆尽。少女光洁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玉色的光泽。像是初熟的蜜桃,向外发出甜腻馥郁的香气。

     这让哈娜从脊椎尾骨向上过电一般感受到一股寒气。不外乎自己已经失去了身处现世的唯一证明,这似乎是一个未定的时空,不知怎么才能脱离,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崩塌。

     来这之前最后一刻的记忆像是被谁人刻意挖去,只留下一个黑漆漆的空洞。

     哈娜脱下t恤,一道巨大的伤口从胸口延伸至腹部,还是新鲜的红色,未经过缝合的伤口并未向外渗血,裂开的口子像有深渊巨物潜伏其中,但它并没有给自己带来疼痛,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哈娜都不会知道它的存在。

     克制不住没完没了的颤抖,哈娜蹲下来,捂住了嘴巴。

      谁,对我做了,什么?

      不敢细想。

——————————————————————————————
小学生文笔,真刺激。
第一次写bg。
写的不好
请见谅。
    

     

评论(12)
热度(21)
  1. 呱卟旯卟呱-三孚川兀- 转载了此文字

© -三孚川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