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预定

关于

【炼修】声色(pwp)

一发完
前面铺垫有点多
第一次当司机
希望不要嫌弃我






沈炼是一个十八线小城市的小民警。

他平时的生活不丰富,节假日也不是很多,两个星期偶尔能有一天的休息已经算不错,这块地方治安不算很好,平时大大小小乱子不断,他的日常工作也称得上忙碌。

沈炼这天八点下班,刚出局子在外面点了快餐匆匆吃完,一个人步行到公交车站,准备坐车回家,他家离上班的地方有一定的距离,他租住在那里只因为房租便宜。

晚上这座城市都闹腾了起来,好在不是他值夜班,城市最繁华的市中心到处都是乞讨卖艺的人,就一个小小的桥上都挤了四五个唱歌的,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好不喧闹。

沈炼不会驱赶这些乞讨的人,出来讨生活,谁都不容易,沈炼自己也是,工资勉强付个房租后维持温饱,逢年过节还可以添点新物什,但也仅此而已了。沈炼是个满足于现状的人,只求生活平平安安没有变数,感情问题等过两年买了房子再考虑。

但是这些卖艺的人能不能唱的好听一点点!只是节奏跟上了调都不在一个度上,要不然就是放飞自我的乱唱。沈炼有点想笑。

他走到车站,突然很想抽烟,便从口袋里摸出一根叼在嘴里,今夜风有点大,他试了好几次才小心翼翼点上火。身后的广告牌为了响应和谐社会建设一直在播放公益广告,对面的酒楼里有男人和女人吵架的声音,那女人追出来在大街上歇斯底里的大喊,广告正好播到倡导和谐那段,与女人骂街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竟有种荒诞的喜剧感。

烟雾将霓虹灯的亮光模糊,冷风一吹,沈炼突然感觉自己像个无家可归的人。

坐了二十分钟的车回到家,不足三十平米的破出租屋里黑漆漆的,他不喜欢开灯,于是摸黑到厕所冲凉,洗完澡之后又摸到房间,他头发都没擦就张开双臂呈大字型向床上扑去,迎接他的不是印象中柔软的床榻,而是一个略带坚实的躯体。

沈炼被吓到跳起来,床上的人显然也被吓了一跳,沈炼下意识就去对对方用了擒拿,他将对方的手反剪在背后,身下的人骂了一声沈炼我操你妈。沈炼听这声音有点耳熟,于是用脚摸到床头柜上的开关开了灯,俩人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刺了下,沈炼等到能看清了,才发现来者居然是丁修。

“干,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进我家吗!来之前好歹打声招呼好吗!”沈炼也朝着丁修骂。

“我今晚没有地方睡了啊,我没有地方去只好来你这里了,有什么不对吗?”丁修又怼回去。

这人还真是把自己这当成旅馆了,沈炼气结。“滚出去,这里又不是你家!”


评论上车

评论(11)
热度(33)

© -三孚川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