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预定

关于

【炼修炼】黄泉见(上)

我想写车来着,but憋不出了,先发了。
下章应该会有车。
姑且算是炼修炼?干信妹就等于干沈大人嘛【不要脸



丁修觉得自己被坑了。 

他一醒来,眼前的环境让他觉得异常陌生,明明闭眼之前自己还在床上睡着,睁开眼睛之后就到了这个黑漆漆的鬼地方,眼前还有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丁修仔细辨认了下,彼岸花,忘川河,孟婆桥,牛头马面。 

好家伙,原来自己已经死了。 

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口,看来不是被别人运用暴力致死的,这让丁修小小的骄傲了一下。论武力,丁修还数不出来有谁能打得过他,他自诩只有自己才能弄死自己。 

丁修掰了掰手指头数了下自己昨晚吃了多少个包子,不多不少正好六个半,城东那家包子铺皮薄肉多,咬下去满嘴肉汁。他买回去十个一口气就吃下去六个半,另外半个因为撑到腹痛实在吃不下了。他摸上床企图以睡眠消食,谁知道居然把自己撑死了。 

丁修对死亡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逍遥。由于他生前作恶太多,并没有投胎的资格,自然就成了地狱的一缕游魂。 

嗨呀好气,还要给那阎王当上几百年的差役。其实当鬼差也没什么事做,无非就是抓那些想让鬼再死一遍的恶鬼进牢里,日常维护一下地狱的安静与和平(?)。 

丁大爷这人自由惯了,生前就是个不愿意遵守规矩的人,现在叫他管起别人来,就是在为难他。 

丁修不依也没用,阎王说,不想当可以,先去十八层地狱滚一圈再上来继续谈谈。 

丁修爽快的接过了官服。


原来地府的包子也这么好吃,就算是因为吃包子死的,可丁修还是照吃不误。 

这天丁修咬着个包子在街上闲晃的时候,听到一条巷子里发出窸窣声,他狐疑地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人在垃圾堆里翻东西吃。那人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巷子口,警觉地抬起头,刚好跟丁修的视线对上了。 

丁修可不是这么好心的人,他握紧了手中的油纸包,转头就走,那人手脚并用飞速爬到丁修脚边扯着他的衣服下摆,丁修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饿到需要在垃圾堆里觅食,力气大的他一时也挣不脱,他可以感受到线头崩开的声音,为了不让这件衣服继续受罪,他决定还是搭理下这个人。

丁修蹲下来,问,你到底要干什么,饿了就自己去找吃的,我可不是搞慈善的。 

那人指了指丁修手中那个被咬了一半的包子,对丁修投向了渴求的目光。 

丁修说,你能不能先把我的衣服放开,上头就给我发了这么一套,弄坏了你帮我倒十年洗脚水。 

结果那人攥得更紧了。 

丁修只好把那半个包子递了过去,那人迅速地抛弃那片可怜的布,狼吞虎咽吃掉了那半个包子。 

丁修趁那人吃东西的时候偷偷打量了下他,惊觉他除掉那乱蓬蓬的头发和胡子真的很像沈炼。 

沈炼?丁修对着那人叫了这个名字。 

那人看向丁修,我不叫沈炼,他说,我叫韩信。

评论(4)
热度(13)

© -三孚川兀- | Powered by LOFTER